ABOUT

报名热线

0755-88888888
13588889999

广东省深圳市

新闻中心
第十四章 自愿放弃工作的员工
来源:彩票怎么玩

里克·瓦格纳十分珍惜自己的工作。全美数万名汽车工人也同样珍惜他们的工作。唯一的不同在于,通用汽车的首席执行官认为自己对公司至关重要,而普通工人不过被当作工厂里的消耗品。这一观点并不仅限于通用汽车。福特和德尔福的管理层也在努力振兴企业,他们都采用了美国企业重组历史中最古老的经典模式—削减员工、关闭工厂。克莱斯勒成为这一方案的急先锋,并已经大幅度削减了公司的规模。毫无疑问,底特律现有的生产基础设施太过庞大,由于当地汽车制造商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每况愈下,过多的基础设施已经逐渐变成了累赘。2006年上半年,外国品牌占据了美国汽车总销量的53%,这也是美国有史以来三巨头的市场份额总和第一次跌落至一半以下。巨无霸的规模曾一度是他们的优势。但是现在却成了慢性毒药。这些公司通过卖出产品赚取的资金不足以养活退休工人,尽管这些工人曾经为公司创造了不少价值。即使公司马上推出一大批全新的汽车和卡车,也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因为当前市场上面临的不平衡已经根深蒂固,底特律已经被自己沉重的历史压得喘不过气。而能让其保命的外科手术又是创伤性的,过程痛苦并且代价高昂。

一方面,通用汽车的权力斗争愈演愈烈,另一方面,底特律曾经坚实无比的基础正在继续垮塌。史蒂夫·米勒又一次挥动了手中的巨锤。德尔福将一项规模庞大的重组计划提上了议事日程,3月31日,德尔福向破产法院申请允许该公司关闭其在美国29家工厂中的21家,冻结养老金,将所有工薪员工的薪水削减1/4,终止公司签订的所有劳资协议。该公司还申请,终止此前签订的为通用汽车提供价值50亿美元零部件的合同。总之,这幅重组蓝图无疑是对德尔福在美国整个零部件生产业务进行的大规模外科手术,这个过程将导致近3万名工会工人和白领员工失业。米勒在向法庭提交的报告中表示,这项计划是为了底特律的未来—这一未来主要取决于中国、印度、墨西哥以及其他低工资的国家。他表示:“在美国面临的破产困境要求我们及时做出困难但又必不可少的决定。”

这条消息对盖特芬格而言,无疑又是当头一棒。“这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应该引起所有美国人民的关注。”他说。汽车工会很快便进行了反击。工会表示,如果工人的劳动合同遭到终止,那么“长期罢工将无法避免”。几天后,各个计划关闭的工厂的地方工会负责人纷纷谈论一场未经批准的代号为“野猫”的罢工,这次罢工不仅会影响德尔福,还会进而伤害通用汽车。分析师们预计,在这次持续60天的罢工中,通用汽车有可能面临高达80亿美元的损失(也有人指出,由于目前通用汽车拥有太多滞销的汽车,暂时关闭工厂或许会缓解不断膨胀的汽车库存量带来的压力)。

关于德尔福方案的法院判决,需要等上好几个月。米勒声称,与其等待法官的判决,他宁愿直接与工会和通用汽车就这一激进的重组方案展开讨论。这场讨论是毅力的较量,工会肯定不会轻易就范。韩德胜成了中间调解人。由于盖特芬格和米勒彼此都不愿与对方交谈,韩德胜不得不在双方之间来回穿梭,充当传话筒。谈判的底线是德尔福和工会都希望通用汽车承担所有工人的买断费用、退休人员养老金以及医疗福利费用。尽管通用汽车早在7年前就将这家零部件公司剥离了出去,意图减轻自身的负担、规避高昂的工人工资和昂贵的零部件费用,但是德尔福依旧不依不饶,纠缠通用汽车,因此,通用汽车本身的财务状况也是捉襟见肘了。

汽车工会过去几年通过施压都成功地迫使通用汽车、福特和克莱斯勒在工资涨幅以及相关福利上一再让步。其策略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借力打力,让三家企业互相影响。如果工会同福特达成了一项待遇更为优厚的协议,另外两家公司也不得不采取与之类似的措施,否则就将面临代价高昂且破坏性巨大的罢工。工会力量的根源永远都是罢工。配合恰当的策略性的罢工往往会成为终极武器。工会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罢工发生在1998年,当时通用汽车在密歇根州弗林特市的零部件工厂全体工人连续罢工54天,抗议公司推动外包业务。罢工导致的供应链很快中断,通用汽车不得不暂时关闭全美几乎所有的生产基地。这场罢工最终导致通用汽车损失超过20亿美元,而工人们则大获全胜—他们获得了工作和投资的安全保障。一年后,通用汽车将这部分业务完全剥离,成立了新组建的德尔福。而目前在德尔福由于申请破产而需要关闭的工厂清单中,东弗林特工厂也位列其中—正是1998年举行大罢工的那家工厂。

然而现在罢工的影响力越来越弱了。德尔福的罢工可能会导致通用汽车也陷入破产的境地。随着底特律越来越衰弱,工会壮硕的机体也随之日渐消瘦。目前盖特芬格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尽可能从这些企业中争取到更多的资金来买断工人,让剩下的工人继续保住各自的工作。工会在历史上的那种豪迈情感正在迅速消退,他们开始冷静下来正视现实。工会的一位副主席鲍勃·金在一次会议中向底特律汽车生产商的高管表示:“我们已经清醒地认识到,我们之间必须放下敌对的态度。敌对的关系只会导致我们将美国制造业的职位全部拱手送到国外。“这段话几乎就是承认,工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惨败。几十年来,由于工会的强大,它为自己争取到了更高额的收入和更好的福利。但是如今,那些光辉的日子已经过去,现在工会也开始考虑自己最基本的生存问题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劳工关系专业的教授哈里·塞肯一直和工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指出:“全球化的经济形势正在不断折磨底特律。德尔福事件是一个分水岭,工会将不得不适应新的环境。”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城镇原本是工会职位的聚集地,但是现在这些城镇的人口正在逐渐减少。底特律和弗林特之间的斗争已经白热化—飙升的失业率、房屋止赎的浪潮,人烟少少的市区越来越像一座充斥着历史遗迹的空中花园。然而,这座位于密歇根州的老城面临的情况还不是最糟糕的。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是印第安纳州的安德森市,这里在20世纪70年代曾经拥有22000名通用汽车工人,而如今当地的工人总数只有2500名。十几家工厂先后关闭,门窗用木板封上。这里目前只剩下一家德尔福工厂,其前途也是一片渺茫。然而,安德森的工人们依旧指望通用汽车向他们提供养老金和医疗福利,以便让数千名退休工人养家糊口。大家都在猜测,公司的这些福利到底还能维持多久。约翰·罗拉尔是一名74岁的退休工人,他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表示:“我们只好领一天算一天,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福利的寿命能够比我的寿命长一点儿。”

在全美各地的德尔福工厂里,最初的担忧逐渐演变成恐慌和愤怒。”我担心工会已经变成一条掉光牙齿的狗了。”吉姆·格雷戈说。他也是一名工会工人,目前在位于密歇根州西部的小城库帕斯维尔的燃料喷射器厂工作。这家工厂自1981年建厂以来,就一直是当地经济的中流砥柱。而现在,德尔福计划关闭这家工厂,并将相关产能转移到密歇根州和纽约州的其他几家工厂。在当前的行业形势下这样做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工会怎能眼睁睁地让库帕斯维尔的560个岗位就此被裁撤呢?工会在当地2151分会的主席罗伯特·贝茨指出,这种对工人展开的有组织有计划的袭击只会坚定工会内部的决心,让所有工会成员更紧密地团结起来。贝茨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像是面对罗马人一样,无论他们如何迫害基督教徒,人们对上帝的信仰只增不减。”但是,对于即将失业的工人而言,他们对这种观点不敢苟同。他们最担心的是自己房子的抵押贷款、汽车贷款以及医疗费账单。如果工会在完全不做抵抗的情况下任由德尔福关闭工厂,那么工会还有什么用?“我觉得盖特芬格在这些重大问题上的表现太软弱。我们现在应该找回工会的斗士本质。”俄亥俄州代顿市一家即将关闭的德尔福工厂的机械操作工丹·兰姆愤愤地说。

盖特芬格目前陷入多线作战—德尔福、买断计划、工厂关闭和医疗福利。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也是个实用主义者。他是一个有能力发动圣战的信徒,也是一个步步为营的谈判专家,他希望尽可能达成条件最为优厚的协议。但是他现在越来越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了。一边是人模狗样的企业高管,他们依旧领取着丰厚的薪资,另一边是遭到裁员的工人和纷纷关停的工厂。他时不时会因此大发雷霆。“这种裁员关厂的行为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他有一次冲着三巨头的一位谈判专家咆哮,“这根本是由你们的贪婪造成的。我们到底在做什么,比赛杀价吗?你们在美国有这么完美的工作团队,居然还要抛弃他们,跑到墨西哥雇用每天10美元薪资的工人干活?”盖特芬格在谈判中寸土必争,除非形势迫不得已。买断协议是无法避免的,通用汽车和福特都必须减少员工数量,否则无法继续生存下去。而工会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让这笔费用尽可能丰厚,让工人们获得足够的现金,缓冲这一打击对他们造成的伤害。退休工人的医疗福利也是如此。通用汽车已经做好了上法院起诉的准备,而盖特芬格绝不希望最终由法官来判决每位退休的汽车业工人应该享有多少医疗福利。

这位工会主席试图画出自己的底线,这条线是针对克莱斯勒的。与通用汽车和福特不同,克莱斯勒仍在赢利。盖特芬格认为,这家有德国人做后盾的集团公司完全有理由要求像其他两家底特律汽车公司那样终止自己的医疗福利义务。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衅意味的举动,因为底特律三巨头劳动合同的基石就是一视同仁。只要三家企业中的任何一家与工会达成协议,另外两家就必须共同进退。然而,工会与克莱斯勒的新领导汤姆·拉索达在医疗福利问题上的谈判毫无进展。拉索达是一位制造业出身的管理人员,他理应有卓越的谈判技巧。然而,他无法迫使盖特芬格做出丝毫让步。每当拉索达提出,克莱斯勒应像通用汽车和福特那样与工会达成一致的协议,工会主席就会倔强地画出自己的底线。“你们公司的情况和他们不一样。”他说。

齐泽曾一度参与谈判。他现在是戴姆勒-克莱斯勒的首席执行官,对克莱斯勒肩负的历史问题也深感担忧。他已经命令自己在德国的分析人员调查抛售这家美国分部的可能性,此举也可能使汽车工业历史上最大的跨国强强企业的联合就此分道扬镳。但是这是个秘密计划,只有齐泽和极少数他的亲信高管才知道。即使拉索达也全然不知齐泽考虑出售克莱斯勒的想法。2006年春天,这一计划仍在德国斯图加特市酝酿,齐泽决定亲自前往底特律,和盖特芬格面谈一次。

齐泽对于盖特芬格拒绝在克莱斯勒医疗福利问题上让步的态度感到非常不解。这不是个小问题;这家公司需要像底特律的另外两家竞争对手那样,节省数亿美元的资金。而工会不对戴姆勒-克莱斯勒让步的理由仅仅是因为这家公司仍在赢利?“我本来以为,我们与工会达成类似的协议只是时间问题。”齐泽说,“这种情况真是我始料未及的。”

当盖特芬格向齐泽表示工会绝对不会让步后,齐泽用锐利的双眼盯着对方,然后非常婉转地警告对方,工会必须明白,他们不能指望克莱斯勒背后的德国家长会永远支持这家公司。

他说:“你们现在的假设是克莱斯勒背后永远都会有一个巨大的金库撑腰,但是这个假设可能是不成立的。”

当他发现盖特芬格似乎没有领会他的潜台词时,齐泽索性把话说开了。

“你要明白,现状不会一直持续下去。”他说。

但是无论齐泽如何解释,盖特芬格都选择充耳不闻。他只是不断强调,克莱斯勒的退休工人完全没有理由在公司能够赢利的情况下牺牲自己的医疗福利—仅此而已。

盖特芬格的态度让齐泽在底特律的当晚彻夜难眠。这些工会的家伙们完全搞不懂情况。商场如战场,他也有自己的撒手锏。不过他还是要给工会发出最后通牒。

“如果这是你们的最终立场,”齐泽说,“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

* * *

通用汽车董事会在5月2日召开了月度例行会议,这也是瓦格纳摊牌后董事会举行的第一次会议。尽管暴风雨已经过去,但是空气中的紧张气氛仍然是一触即发。瓦格纳已经对约克有所警惕了。“里克什么都不用说。”韩德胜说,“大家可以从他的肢体语言看得清清楚楚。”底特律计划中的媒体闪电战已经向外界传递,通用汽车的首席执行官依旧牢牢掌控着大局。当公司公布第一季度的收支情况(亏损3.23亿美元)时,瓦格纳还在电视台的直播中将这一数据作为公司正在好转的例证。他在美国CNBC频道(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的节目当中指出:“显然,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不久后,通用汽车应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要求,将该财季的报告调整为赢利4.45亿美元。)但是文艺复兴中心内部却是风云变幻。经过了一场罕见的人事清理后,两位高级主管—企业内控负责人保罗·施密特和首席会计师彼得·拜布尔—都因此前的统计失误而被迫辞职。史蒂夫·吉尔斯基也离开了公司,不过他是主动提出辞职的。他表面上说自己非常渴望回到纽约陪伴家人,但是主要原因是,他觉得自己很难影响通用汽车的管理层,并且担心这家公司的所作所为还都停留在小动作上,大规模的调整和振兴已经来不及了。“时间是最无情的。”他说,“我不知道通用汽车还能否有足够的时间做完该做的事情?”

董事会上最引人注目的议题,就是通用汽车首席市场分析师保罗·巴柳的报告。此前,巴柳根据约克的要求,完成了公司在美国市场份额的预测报告。他的结论是,未来5年内,通用汽车的市场份额会由目前的24%下跌至20%以下—尽管公司已经计划推出众多新产品,但是如此大的跌幅依然让人感到非常不安。部分损失可以避免,例如关闭工厂、减少产量以及有意减少批量销售和廉价的租赁服务等,但是最为关键的问题是,丰田、本田和其他亚洲汽车生产商也会推出更多的新车型。这个信息对大家而言,都不再是新闻了。但是在真正面对这些残酷的数字时,大家都感到非常不安。约克听到这些数字之后,立刻转过头去观察瓦格纳的反应。“他简直是哑口无言。”约克说,“他怎么可能站起来承认公司会不断丢失市场份额呢?”

就在这一刻,约克发誓,一定要竭尽所能赶走瓦格纳。但是,他不会再继续浪费时间试图改变董事会的观点了。他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他要给瓦格纳安排一个竞争对手,一个能向通用汽车的董事会证明自己才是首席执行官不二人选的人。他已经想好应该找谁了。

卡洛斯·戈恩在位于巴黎的办公室里接到了电话。

“你好,卡洛斯,我是杰里·约克。”约克说,“我是代表柯克·克科里安向你致电的。”

戈恩从来都没有见过克科里安。但是他听说过克科里安当年在克莱斯勒的所作所为,以及他在该公司最终于1998年和戴姆勒-奔驰合并过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约克表示,他们现在正在处理通用汽车的事宜,也关注到了戈恩此前在推动法国汽车制造商雷诺和日本汽车企业日产联盟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我们能否也联手做出一番成就呢?”约克说,“我想听听你的观点,了解一下你对通用汽车以及整个汽车行业的看法。”

戈恩经常会收到其他汽车公司的类似邀请。但是他感到这次有点儿不同寻常,甚至显得有些紧迫。当然可以,他回答,他表示自己非常乐意和约克会面。

5月8日,约克步入伦敦富丽堂皇的多尔切斯特酒店的一间私人宴会厅,向戈恩做了自我介绍。现年52岁的戈恩目前兼任雷诺和日产的首席执行官,也是汽车行业一颗耀眼的新星。过去7年里,戈恩拯救了债台高筑的日产,将其产品与雷诺古板的风格进行了整合,并在两家公司之间中国福彩app官方下载建立了一种极具开创性的联盟。尽管两家公司依旧各自独立运营,但是彼此之间都拥有对方的大额股份,在采购零部件和开发产品时也会展开密切的合作。这种模式带来了巨大的成功。两家企业现在都已实现赢利,并且都在稳定增长。在两家公司的通力合作之下,雷诺-日产联盟已经成为全球第4大汽车生产商,排名仅次于通用汽车、丰田和福特。而戈恩也毫不避讳自己在联盟中引入第三家公司的想法—一家北美汽车生产商的加入。

比尔·福特曾经邀请戈恩出任福特汽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但是无功而返。既然他已经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经营雷诺和日产这两家企业,何苦还要为福特家族打工呢?戈恩在整个行业中已经独树一帜。同时管理两家汽车生产企业可谓是一项壮举。在这场令他声名大振的整合过程中,他既是缩减开支高手,又是一位极具魅力的领导者。投资者对他公开设定的发展目标以及最终达成的成果都敬畏有加。在他的领导下,两家公司的股票价格都在稳步上涨。他拥有雄厚的技术背景(两个工程学位),充满了异国情调(出生在巴西,父亲是黎巴嫩人,母亲是法国人),还有惊人的感召力(他还与日本漫画书《卡洛斯·戈恩物语》的英雄人物同名)。他身材矮小,有着鹅蛋形的面庞\黑玉般的短发和深邃的黑眼睛。他们两人先后就座,准备共进午餐,约克立刻感受到了戈恩强大的人格魅力。

戈恩有备而来,他坦承,自信,思维敏捷。他用略带法语口音的英语向约克介绍,雷诺和日产的联盟不仅让两家公司节约了数十亿美元的开销,还有效地整合了两家公司各自在工程和设计应用方面的优势。他对汽车款式设计进行早期管理并做出决策的工作模式让约克非常满意。“对于我们即将大量投产的产品,我会在组装完成前先在泥塑模型上展开研究。”戈恩说。他也坚信,设计车辆必须考虑到消费者的各种需求。“你需要站在买家的角度思考,”他说,“例如,我现在观察的不是卡洛斯·戈恩,而是一个现年35岁的高收入男士。”他坚信,在联盟中加入第三个合作伙伴,例如通用汽车或者福特,这个联盟会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引领彩票软件整个汽车行业的潮流。

约克也直言不讳:“你是否愿意考虑把通用汽车纳入合作伙伴呢?”

当然,戈恩回答。三家企业有巨大的合作潜力,这不仅对通用汽车有益,也有助于雷诺和日产的发展。接下来,他一语道破了约克心中最大的疑虑。“杰里,我觉得丰田是一只野兽。”他说,“这只野兽正在不断成长,不断变强。而它现在赖以成长的美味就是通用汽车和福特。对于全球汽车行业来说,最大的担忧就是,如果这只野兽吃完了现有的食物,接下去会吃什么。”

约克彻底被戈恩折服。他完全想不起来还有谁能像戈恩这样让自己完全赞同对方的观点。他决定让戈恩和克科里安见个面—越快越好。他们的会面结束后,约克立即拨通了自己老板在洛杉矶的电话。“柯克,你一定要见见这家伙,”约克说,“他是个产品狂人。与他相比,里克·瓦格纳简直就是小儿科。”

* * *

7月12日,拉斯韦加斯米高梅赌场大酒店宴会厅的灯光逐渐暗了下来,罗恩·盖特芬格大步走上演讲台。这天是汽车工会第34届全国代表大会,超过300名工会代表出席了大会。接下来的4天里,工会会分析目前面临的挑战、制订计划并重新选举盖特芬格继续出任为期4年的主席职务。这位严肃古板的工会主席原本希望这次会议从传统的召集地拉斯韦加斯转移到底特律。但是大多数工会管理人员都认为这次会议还是应该在罪恶之城举行,非常巧合的是,由于汽车工人人数的不断锐减,工会目前正计划策动更多的赌场员工加入工会。(他们完全没有考虑过克科里安正是米高梅的老板。)

他在做题为“工会现状”的演讲时,盖特芬格将自己的行头从传统的开领工装衬衫和宽松长裤换成了一身深色西装和蓝色领结。他即将发表的沉重言论不仅仅是传递给与会代表的,他还希望通过该会议的摄制组及记者将相关信息传递出去。汽车业三巨头要求工人们必须放弃自己用血汗辛辛苦苦换来的薪水和医疗福利,通过牺牲小我拯救整个公司的未来。现在他要告诉世界,这些在生产线上挥洒汗水的兄弟姐妹心中真正的信仰,而且他们愿意为此展开斗争。

“我们现在面临的危机,”他的声音盖过了台下的喧哗声,“不仅是我们的工资和福利。现在的危机是,大家开始对美国失去了梦想。美国原本是一个保证大家都能拥有自由、机会均等、人格尊严和平等的社会。这是真正的美国梦。当然,我们知道,许多人会根据他们手里的股票、位于保安严密的社区里中房屋面积的大小以及充满异域风情的度假别墅来衡量人生的价值,他们认为我们的美国梦在如今经济全球化的大环境下已经落伍了,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事实上,他们与德尔福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米勒是一丘之貉,都认为美国工人必须放弃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重新开始过饥一顿饱一顿的苦日子。”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了下去,会场里鸦雀无声,只有他柔和的南部口音在大厅回荡。

“有些管理层的人不相信工会有实力来面对当今的挑战,”盖特芬格说,“他们认为我们无论从智商还是情感上都已经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失去了意愿,失去了创造力和我们的勇气,甚至还有人质疑我们的团结性。”

他又停顿了一下,接下来的语气变得更加强硬,更加响亮,更加激情。

“那么,我们要认真地告诉他们!”他大声说,一边讲一边还用手敲击演讲台以加强语气,”我们绝不会投降,不会委曲求全,不会放弃梦想,我们也不会放弃为子孙后代争取更好生活的斗争,我们将为了我们的信仰斗争到底!”

整个会场一片轰动。代表们纷纷起身欢呼雀跃。盖特芬格的演讲触及了大家最敏感的神经,一举激起了工会成员的愤怒、沮丧、希望与渴望挣脱枷锁的激情。接下来的演讲就像是一场福音布道会,演讲结束时,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盖特芬格用工会的战斗口号结束了自己的演讲,用一种象征性的呐喊号召工会成员直面接下来的斗争。“团结!”他高声喊,“团结!永远团结!”会场中掌声雷动,盖特芬格与其他在讲台上的工会领导人手拉手站成一排。音响中开始播放出身工人阶级的摇滚音乐诗人布鲁斯·斯普林斯汀的经典歌曲《决不投降》。随后,所有与会者一同走出酒店涌到大街上,在拉斯韦加斯夏日的酷暑中挥舞着标牌、高喊着口号。

接下来几天的会议中,整个会场的气氛低调了许多。盖特芬格的连任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会议的最后一天,他宣布了即将与底特律汽车生产商展开2007年新一轮劳资合同协商的领导人员名单。“我们必须大干一场。”他说。他的最后一项任务就是会见记者。他与记者们分享了部分消息。再过一个星期,买断计划就要开始实施了,他告诉记者,目前已经有25000名通用汽车的工人和超过8000名德尔福的工人愿意接受现金买断,放弃各自的工作了。

* * *

当天,戈恩赶到了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市,准备为日产在美国的新总部揭幕。这是这家日本汽车生产商迈出的重要一步。和其他亚洲汽车公司一样,该公司的美国总部原本坐落在加利福尼亚州。但是现在,日产的美国高管们可以在自己工厂附近开展业务了,因为离这儿不远的地方,就是日产在士麦那镇的组装基地。“这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机会,积极变革组织架构,提高我们的效率。”戈恩说。揭幕仪式结束之后,他回到了自己在范德比尔特酒店的套房—在那里,约克、克科里安以及克科里安的律师特里·克里斯滕森与他共进了晚餐。

戈恩精于世故。他深知这些人对通用汽车未来的发展方向充满了疑虑。他们希望找到一个替代方案,也不会刻意排除激进的方案。克科里安在用餐期间很少说话。但是当他说话时,戈恩很明显地察觉到了约克和克里斯滕森对这位亿万富翁老板的唯命是从。“现在通用汽车和他们的股票都毫无起色。”克科里安说,“在现有的管理体制下,他们恐怕很难有所作为。”

戈恩向他们介绍了雷诺和日产合作的整个流程。他表示自己非常欢迎通用汽车成为第三个合作伙伴,但前提条件是通用汽车必须真心实意地加入联盟。雷诺和日产之所以合作得那么愉快,关键就在于两家公司的管理层都非常支持这一联盟。另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交叉持股的安排。戈恩建议让雷诺和日产买入通用汽车20%的股权来稳固这一联盟。如果这一计划能够成功实施,他预计三家企业在未来都能获得更大的成功。显然他已经研究过将通用汽车整合到这个大联盟中的具体方法,还详细描述了在通用汽车位于底特律的一间未能充分运转的卡车组装工厂中如何实现日产汽车无缝生产的规划。

接着,约克提出了一个他最为关心的问题。假设通用汽车愿意加入这一联盟,他希望戈恩接管通用汽车并出任首席执行官。戈恩是否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呢?对于这个问题,戈恩的回答是,目前时机尚不成熟。“我不可能同时管理三家企业,”他说,“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为通用汽车选择一个我们都认可的首席执行官人选。

他的答案暂时获得了约克和克科里安的认可。他们可以展开下一步行动了。他们兴高采烈地赶到了机场—克科里安和克里斯滕森将一起回到洛杉矶,约克将乘坐自己的专机飞回底特律。分别之前,他们安排好了计划,约克会首先向瓦格纳摊牌,观察对方的反应。他们也为该计划起了一个华丽的代号:“超级车计划”。

三天后,约克拨通了瓦格纳的电话,向他阐述了目前的状况。“柯克和我一起与卡洛斯·戈恩见了面,”他说,“卡洛斯表示他很乐意通用汽车加入自己的联盟。我希望你能和柯克通个电话,听听他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这个消息对瓦格纳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们居然没有事先通知自己或董事会,私下和卡洛斯·戈恩会面?对方毕竟是另外两家竞争对手的首席执行官。他一时间不知所措。现在约克又在命令自己联系克科里安?到底发生了什么?片刻尴尬的沉默之后,他表示他会给克科里安打电话的,然后挂上了电话。

第二天是6月20日,克科里安等了一天,但是瓦格纳一直没有来电。这让克科里安非常不高兴。他好歹拥有通用汽车近10%的股份,但是瓦格纳这家伙居然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尽管这位通用汽车的首席执行官在第三天拨通了克科里安的电话,双方的谈话却很难让彼此满意。通话结束后,克科里安马上联系了约克,约克事后称,当时他老板的反应是“气不打一处来”。

“瓦格纳给我来电话了,杰里,他压根儿不想讨论任何业务方面的问题。”克科里安说,“这家伙只想知道哪些人参与了我们的会面,还有就是追问为什么没有事先通知他。他完全就不关心我们提出的方案。让他去死吧!我们要准备个13-D备案才行。”

约克努力让老人平静了下来。“现在找证券交易委员会备案并不是很合适,”他安慰说,“柯克,让我跟他再谈谈吧。”7月22日,约克和瓦格纳在通用汽车的文艺复兴中心办公室里碰了面。约克带了一张电子数据表,其中展示了雷诺-日产-通用汽车如何整合各自资源、采购零部件、分享发动机和车辆平台,共同开拓海外市场,并且保证三家企业的工厂都能满负荷运转。约克感觉自己在描述这一蓝图的时候非常兴奋,充满激情。“里克,这将使我们成为行业里的巨无霸,规模将远超丰田。”他说,“我的天哪,我们将有太多机会大幅度提高生产效率。”

瓦格纳的双眼直直地盯着他。难道克科里安和约克真的以为他们能把通用汽车逼进这样一个联盟里吗?这两个人真是疯了。但是瓦格纳必须小心翼翼地处理这件事情,以免引火上身。“好吧。”他冷冰冰地说,“我会和卡洛斯聊聊的。”当天下午,他和戈恩进行了简短而热情的通话。他们约定将在7月中旬会面,因为戈恩那时也计划前往底特律。当他把信息反馈给约克后,瓦格纳天真地以为克科里安的怒气会就此平息。但是事实恰恰相反。几天后,这位89岁高龄的金融家沉不住气了,他拨通了约克的电话,劈头盖脸地提出一大堆问题。为什么通用汽车没有为此召开董事会会议?为什么要等那么久?这么好的一个主意,瓦格纳为什么不愿意马上实施呢?终于,到了6月30日,克科里安再也等不下去了。“杰里,”他说,“准备提交13-D备案。”

“好吧。”约克说,“但是这么做可真要撕破脸了。”

这份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13-D备案中,包括一封由特瑞新达公司(克科里安的投资公司)向瓦格纳以及通用汽车董事会递交的信函。信的内容简单明了:雷诺-日产有兴趣邀请通用汽车加入他们的联盟,并有意购买一大笔通用汽车的股份。信里写道:“我们希望董事会能够积极响应,组织一个专门委员会立刻与公司管理层对这一机会进行全面分析和评估。”这份备案被媒体报道后,通用汽车的股价立刻上涨了9%。通用汽车董事会马上举行了紧急电话会议,讨论此事。之后董事会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他们会仔细考虑克科里安的“提议”。戈恩对此感到吃惊,他没有想到克科里安和约克居然公开了这则消息。作为回应,雷诺-日产发表了一份措辞谨慎的声明,表示这一联盟计划只有在通用汽车也有意向的情况下才能付诸实施。声明中写道:“我们首先需要得到通用汽车董事会以及高层管理人员对这一计划的全力支持,之后才能对此计划展开进一步的评估。”

这条消息立刻成为各大媒体和新闻机构的头版头条,并得到了不间断的报道。

《底特律新闻报》表示:“全球震惊:雷诺-日产欲牵手通用汽车。”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为:“克科里安提议通用汽车加入雷诺-日产联盟……幕后的戈恩野心勃勃。”

……

《底特律自由报》撰文称:“权术的游戏……克科里安正在将底特律汽车行业的未来引入歧途。”

这一潜在计划无疑将成为汽车行业中最大的一笔交易,而这场出人意料的联姻也会彻底改变整个行业的革局。这笔交易的影响力实在太过庞大,其风头远远盖过了蓝领工人买断计划的最终数据统计结果:共有35000名通用汽车的工人和12000名德尔福的工人接受了买断计划。

* * *

通用汽车董事会一周后举行了董事会议。瓦格纳在开场白中指出,公司管理层对于通用汽车目前的境况感到“非常不安”,但还是很愿意对联盟方案的优势展开调研。部分董事会成员对于约克私自会见戈恩表达了不满。但是董事会必须谨慎行事。通用汽车的律师团已经提醒公司,称如果断然拒绝联盟计划可能导致股东提起诉讼。因此,乔治·费希尔及其他董事提出,董事会将指定瓦格纳—而不是董事会,因为其中还包括了约克本人—负责与雷诺-日产展开试探性的对话。他们授予了瓦格纳权力以便让他主导整个议案的进程。“我们将在全面评估后达成一个明确的最终目标。”瓦格纳在声明中表示。但是在会后接受采访时,他完全没有掩饰自己对克科里安和约克的不满。“我是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情来的。”他说,“而且我也不认为这种举动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戈恩在7月14日飞抵底特律,准备前往市郊的日产技术中心参加会议。会后,他几乎被记者的问题淹没,所有问题都无一例外地指向了通用汽车。戈恩非常冷静,他表示非常希望能与瓦格纳就联盟一事展开建设性的对话。“我对他的职位完全没有兴趣。”他实事求是地说。当晚,他在文艺复兴中心与瓦格纳共进了晚餐。这位通用汽车的首席执行官显得很不自在,而且相当谨慎。他们没有对联盟方案展开任何讨论,甚至没有表示通用汽车管理层的意向。瓦格纳只是向对方提出了一个为期90天的调研计划,公司将派韩德胜负责通用汽车的调研团队。戈恩表示赞同,他同时也保证会安排自己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参与到计划中来。离开前,他们决定发布一则公开联合声明。“我们的讨论十分融洽。”他们在声明中写道,“我们非常希望双方的团队能够密切合作,对我们的想法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探索。”

接下来一定会很有趣,戈恩在离开的路上思考。他已经基本得出了结论,在克科里安的压力之下,通用汽车很难就联盟方案达成共识。但是他却有机会在接下来的90天里更深入地了解通用汽车。

版权所有:C6新手怎么买彩票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kplayer.htm

上一篇:Q99 安全行车五大准则:每隔5~10秒看一下反光镜 下一篇:第三专题 起动机的保养